愛情故事
主頁 > 愛情故事 > 內容頁
2020-07-01 21:53 作者:江航
徒留花紅
  

  七年前的一個黃昏,在上海一條臨街的弄堂邊上,他與她初次相遇。

  那時,她是一個賣花紅的女子。他從小就愛吃那種水果,只是,在北方它叫海棠。離開故鄉之前,他從來沒有想過溫潤的江南也有這種果實。剛從北方來到上海不久的他難免孤獨,經常獨自走在人群中傾聽自己的聲音。那天,她推的一小車海棠,在泛著潮氣的微雨黃昏里,滿目的黃紅相間令他眼前一亮。或許是剛剛采摘下,香韻依然婉約。她一只手扶著小車,另一只手撐著一把油紙傘。生意寥落,她佇立在微雨中的樣子,仿佛是一抹寂寞的水彩,深深打動他的心。他上前說稱些海棠,她訝然地看著他以北方人的豪邁買下了整整五斤。雙眸碰撞,濃情流轉。她無話,只是在傘下微笑,唇紅齒白。他驚覺時,內心早已暗香浮動,愛意不可收。全然不想,與她不過是驚鴻一瞥,外加一筆海棠生意,如此而已。他暗笑自己的癡迷。然而,看著她為自己精挑細選的海棠,個個飽滿豐潤,不禁又去暗暗揣摩她的心意。抬頭看去,她湖水般的眼眸正迅速避開他灼熱的眼神。但,暮色里,他仍然感覺到她面頰上泛起的一絲不易覺察的緋紅。

  他微笑,道過謝意,轉身離去的瞬間,聽到她在身后對他開口說話的聲音:在這兒,它叫花紅。吳儂軟語,仿佛南方八月的空氣里暈染著桂花香的風。深深淺淺,令他恍惚不已:娶上這樣的女子,該是此生最大的幸福吧。

  多年以前萌生的愛念,于多年之后,他早已淡忘。殊不知,多年以前,他,真的這樣想過。

  此后的日日夜夜,他的腦海里所執著的念頭,便止于此。癡心于這份美麗的情感,絲毫沒有探究過他與她的不同。而愛,總該是有動機的吧?那時,他孤身異鄉,形單影只,事業無成,一個女子的情愛,足以令他動容,那種溫暖,是他那時惟一的欲求。以至于,完全忘記自己終究會改變。譬如,會成功,會不再孤單,一切會好起來。但,愛情里浸淫的男女,怎會顧得如此細致?那時,他根本沒有想過,她不過是一個淳樸而聰慧的鄉間女子。

  因此,他和她后來的故事,便有了這般結局:

  半年后,他娶了她。婚后,她再也沒有去賣過花紅,習慣了他養著她。他在外奔忙,她在家做著溫柔的后盾。畢竟是淳樸的鄉間女子,雖然整日周游在柴米油鹽中,卻沒有絲毫的怨氣。能夠為他煮飯,是她一輩子的幸福。然而,他的事業越來越大,朋友越來越多。晚歸或者干脆不歸的時候也越來越多。夜夜笙歌,只道尋常。然而,她從不言語,每次夜歸,她依然精心地侍候他。直到他背對著她呼呼睡去,方覺出一絲惆悵和寂寞來。她不禁想起,多年以前那個微雨的黃昏,在弄堂口,初見他的樣子。玉樹臨風、翩然而至,令她年輕的心,意亂情迷。

  不過,只是一念的惆悵和寂寞,第二天她依然為他溫柔地做著一切。就這樣,悲歡歲月,一路而來,她用自己的方式將心意一一付上。然而,又能如何?愛一個人的理由和不再愛一個人的措辭,同樣可以輕而易舉。

  終是無法再繼續。離婚,發生在他和她相遇五年之后的一個上午。沒有大的波瀾,倒也平靜。在物質上,他沒有虧欠她。她只留了些許,說,只要可以開間水果店就已足夠。離開時,看著他頭也不回的身影,一如當年的翩然,無非是去留不同。淚如雨下時,他已淡出她的視線。

  上海,以十里洋場的繁華,蠱惑著身處其中的紅男綠女,連憂傷和歡樂也是日新月異。沒有多少時日,與她離婚的情節,便只成了他生命里懷舊的一幕戲。他忙碌于事業,也忙碌于周旋在不同的女子間。同在一座城市,說不見也就不見了。況且,上海太大。他只曉得,她在漕寶路上開了一間水果店。然而,他整日奔走在上海的繁華之間,為了各種生意,為了各種女子,卻從來沒有機會路過她的水果店。

  又過了兩年,一個雨夜,他突然想起了她。便開著私家車,沿著漕寶路遍尋。微雨敲著車窗,使他在車內看周遭的視線變得迷離恍惚。街上的燈火和人群,仿佛暈染在一幅濃重而憂傷的水彩畫里。他突然想起七年前那個微雨的黃昏,他舉步維艱時與她的初次相遇。周旋過太多的女子,終是有些倦怠。想起她的這一刻,竟然涌起一種從未有過的暖意。這些許暖意使他潛伏在心底還殘留著而久已不覺的一點愛意,居然,居然如微雨,蕩漾開來。連他自己都驚詫不已。

  終于在漕寶路的盡頭,看到了她的水果店,已是夜里10點多,地段又不好,沒有一個顧客,在昏黃的燈下,她撐著一把淡綠色的油紙傘,輕輕地四處顧盼,眼里透著淡淡的寂寞,宛如當年。隔著霧般的微雨,他在車內遠遠看著她佇立雨中的樣子,突然想流淚。

  他關掉車燈,安靜地坐在里面,打量著她的水果店。店內的各色水果,裝在各種精致的果籃里,個個透亮。這時的上海,正是花紅上市的旺季。但她的店里,舉目望去,幾乎樣樣都有,獨獨少了他曾經深深迷戀過的那一片紅黃相間的顏色。和對她的愛一樣,都留在了回憶里。

  他看著她疲倦地收起雨傘,退回店里。稍后,一個身材壯實看去卻憨厚的男人走了出來,與她一起將放置在店門口的那一筐筐水果搬回店內。是該打烊了,他在車內暗暗地想。看著她和那個男人,來來回回,很有默契地搬動著水果的樣子,不禁又落寞起來。

  算是重逢了吧,但,他卻沒有下車。眼前的這一切,已經沒有讓他下車的理由。

  相對于朱顏易改、人生易老,最易變的大概還是人心。她守著他五年,心都不為他人所動。離開不過兩年,便心又有所屬。他沒有資格怪她,是他自己錯過。因為心隨境動,所以徒留花紅。不管各自的身份若何,紅塵俗世里,人同此理。

  這該是愛意中的人生吧:愛隨心動,心隨境動,莫過于此。



相關內容
成年免费三级视频-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