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場故事
主頁 > 職場故事 > 內容頁
2020-06-06 20:24 作者:未知
凋謝的黃玫瑰
  

  如今的職場內臥底比比皆是,尤其是那些相互競爭的大公司之間,互插臥底更是家常便飯,即使查出來也很少把事態擴大化乃至對簿公堂的,或許這也可以叫做職場潛規則吧。陳平就是這樣被遠景公司安插進盛世公司的一個老牌臥底。由于沉穩和干練,陳平已成功躋身于盛世公司的核心管理層,導致盛世公司的許多絕密情報源源不斷地傳回到自家公司。說起來陳平并不是一個人在奮斗,公司另外還安插了兩個助手進盛世公司,不過為了保密需要,三人從未見過面,不,同在一家公司面是肯定見過的,只不過三人都不知道而已,陳平只知道他們的代號是“天狼”和“沙漏”,而自己的代號則為“黃玫瑰”。平日里三人都是通過電子郵件聯系,郵箱是專門注冊的,絕不為外人知,電腦則隨機在各處網吧里尋找。

  最近一段時間陳平發現情況不妙,一是獲取情報的難度越來越大;二是好容易竊得的一些情報,其質量卻魚龍混雜:一般的情報是真的,而要緊要害的情報則是假的,這樣一來遠景公司在得小便宜的同時就吃了大虧,同時本公司的情報頻頻遭泄。公司高層在吃了幾次虧后分析斷定:“天狼”和“沙漏”這兩人中有一人變節了,導致盛世公司頻設迷魂陣引陳平上當。公司高層給陳平發出指令:立即找出變節臥底!

  陳平深知變節臥底的可怕,此人的存在遲早會危及自個。實際上最近已能感覺到來自盛世公司的一些異常,尤其是副總傅東國的敵意,變節者肯定已向盛世公司匯報了公司內部“黃玫瑰”的存在。苦思冥想幾天后陳平終于想出了一個絕佳的法子。這天晚上,陳平在一家偏僻的網吧里發出兩封郵件,公司管理人員的電子郵箱在各人的名片上輕易就可以查到,所以發送郵件并不會暴露自身。郵件一給副總傅東國,內容是:“我是遠景公司的高級技術人員,手中握有大量你們急需的情報,你們一定會感興趣的。若有意,請于明早八時在西城區樓外樓茶社見面商談。見面時手中各拿一朵粉藍芍藥花,八時整你把手中芍藥搖上三搖,我即現身。”

  第二封郵件給“天狼”,內容為:“天狼,事情危急,所以啟動緊急接頭方案,需面見。明早八時西城區樓外樓茶社,以粉藍芍藥花為號,須化裝。為防止臨時出現意外,若有人把手中芍藥搖上三搖,立退。切記,先不忙亮出你的芍藥。此令,黃玫瑰。”

  第二天早晨,西城區樓外樓茶社,傅東國緊張地等待著前來投誠的人,面前的茶案上一枝粉藍芍藥嬌艷欲滴。八時整,他拿起芍藥搖了三搖,可是,一直等到中午,也沒有人來接頭。他不知道茶社的一角坐著一個彎腰弓背須眉花白的瘦老頭。一見傅東國搖動芍藥,瘦老頭彎腰慢慢出了茶社大門,一待拐彎傅東國的視線受阻,老頭腰就直起來了,然后迅速上了車子揚長而去,他不是別人,正是天狼!陳平知道天狼沒有變節,如果天狼是變節臥底,他見傅東國手持芍藥準時準點前來接頭,就一定會認為傅東國就是黃玫瑰的,那樣的話他就會向盛世高層報告,傅東國就會受到懷疑乃至停職審查。傅東國的無事證明天狼的正常。

  又過了好幾天,陳平再次向傅東國發出跟上次一模一樣的郵件,同時解釋說上次是臨時有事,這次一定現身,同時他向另一個懷疑對象“沙漏”也發出跟上次發給“天狼”一樣的郵件。傅東國自然是再次欣然赴約,要是憑一己之力籠絡住遠景公司的核心技術人員,其功可謂大矣,自個在公司內的地位就可以扶搖直上了。

  茶社內,八時整,傅東國再次把芍藥搖了三搖,然后,真有人現身了,不過不是那所謂的遠景公司的技術人員,而是本公司的老板。老板既是吃驚又是憤怒地吼道:“傅東國,原來你就是黃玫瑰!我待你不薄,你為什么要出賣我?你這個卑鄙小人!”

  隱身在暗處的陳平大喜:真相大白了,“沙漏”就是那變節的臥底!他收到郵件后一定向盛世老板暗中作了匯報,這才導致盛世老板此時現身,演了場當場捉奸的好戲。

  這真是個一箭雙雕的妙計。即使盛世公司事后發現上了當,只怕傅東國也呆不下去了,他本是個心高氣傲的人,哪受得了老板對他如此的呵斥和猜疑?回過頭陳平立即秘密向遠景公司作了匯報,公司立即切斷了與沙漏的聯絡,這樣一來沙漏就徹底失去了使用價值,只怕盛世公司也將棄他而去。叛徒從來都會受到雙方的鄙視的。那么有朝一日自個要是暴露了,會不會也是如此下場?陳平這么一想不寒而栗,又狠命搖搖頭,不敢細想,只能長嘆一聲:“人在職場,身不由己啊!”

  這天,陳平意外地收到一封郵件,是沙漏發來的:黃玫瑰,我輸了,輸得心服口服。我沒有臉再呆下去了,只能從此銷聲匿跡浪跡江湖。不過我有一事一直不明,此事不明我將死不瞑目——你到底是誰?你如果可憐我的話,明早在你的案頭上擺上一盆黃玫瑰好不好?放心,我不會說出去的,事已至此,我早已心如死灰,絕不會再興風作浪的。拜托你了,沙漏。

  陳平一邊徹底刪了郵件,一邊心中大笑:我會傻到冒這么大的風險嗎?

  第二天上班時,哼著小調的陳平一跨進盛世公司內屬于自個的辦公室心里突地一驚,案頭赫然擺放著一盆黃玫瑰。這是哪來的?是花工無意中擺放的嗎?要是讓沙漏看到就會認定我就是黃玫瑰,萬一向老板報告……

  沒時間多想了,陳平縱身上前端下花盆,忽然心中一顫,隱隱覺得不妥,可一時又想不明白哪里不妥,就在這時身后有人說話了。說話的不是別人,正是盛世公司的老板,不知他從哪里冒出來的,聲音冷如冰雪:“陳平,你急著把黃玫瑰搬下干什么?是不是昨天晚上收到那封郵件了?”

  只有真正的黃玫瑰才能收到那封郵件。陳平大驚:上當了,自己的臥底生涯到頭了!



相關內容
成年免费三级视频-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